财新传媒
2011年05月02日 20:38

安得广厦千万间?——为什么保障房建设还是要依靠政府

一千两百五十年前的秋天,一名老汉屋顶上的茅草被大风掀了去,吹得老远。屋漏偏逢连夜雨,老汉望着床头漏下的雨脚,盖着被小儿踢破的薄被,叹出了那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千古哀愿。
  老汉要是不小心穿越到今天的中国,在大城市如林耸立的高楼大厦中站上一会儿,不知道会不会兴奋得中风晕倒。
  但我估摸老汉一定想不到,在眼前这钢筋水泥的丛林之外,仍然有不少人还住在漏雨的屋子里,还跟老婆孩子挤在一张炕上。老汉更难知道,这个时代的年轻小伙儿,要是没有一间“广厦”里的两室一厅,那是很难娶到媳妇儿的。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能够在破屋顶底下跟儿子抢被子的他,还是幸......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9日 17:16

不患寡而患不均?

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

据说现在的文章得这样开头看的人才多。虽然不太明白为啥二十一世纪了人们还爱看八股文章,但是从善如流的我还是决定用这句《论语》开头,就当是告慰我中学时代的语文老师。学生不才,到今天我也没弄懂这孔夫子的微言大义。

但是这也不怪我。是老师们没有统一意见。同样是我中学那会儿,政治课上老师让我们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可要是都“不患寡”,那还建设个什么劲儿呢?

还好历史老师说:“历史人物都有他的历史局限性”。你说这生活在“封邦建国”时代的孔老夫子,怕是“局限”得紧了吧?而他在两千多年前说的话,是不是也不应该再来局限“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我们了?

可是大家似乎又不......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6:18

治堵和亚当•斯密 (下)

任何一个经济学家都会同意,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价格。(是的,不然他就是冒牌货。)

上篇我们讲到,亚当•斯密说,要让年轻人自由恋爱!这样才会有大团圆结局。同样的,北京治堵这个故事若要喜剧收尾,施政者就不能忘记斯密的“看不见的手”。

斯密说,自由市场,在一只“看不见的手”的牵引下,会将有限的资源作最合理的配置(给最有需要的人)。上篇我们也讲了,所谓“看不见的手”实际上就是每个人的利益驱动(incentives),包含了个人在一项经济活动中所能得到的利益和需要付出的代价。(代价中也包含机会成本。篇幅有限,略过不讲。)

在市场上这利益和代价之间的斟酌,被简化为资源对个人的价值和资源所售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6:17

治堵和亚当•斯密 (中)

我知道,我自相矛盾了。上篇开头我说了,斯密的理论解决不了堵车的问题,到最后却又说解决堵车的问题还得找斯密帮忙。

怎么?写文章还不许人摆摆噱头么?

当然,没有意义的噱头咱也不摆。斯密的理论,虽然可能没有办法完全解决堵车问题,但是却能够指导我们改善交通拥堵的现状。甚至,当任何政府尝试治堵(或是实施任何政策)的时候,都不能忘了斯密和他的“看不见的手”。

为什么?

让我们看一下北京治堵的例子。

2010年12月23日,北京市政府为市民献上了一份圣诞大礼包——28条《北京交通改善措施》。

这28条措施涵盖了交通管理的方方面面,还特别包括了小客车数量调控(每月全市限购2万辆),停车费用......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6:12

治堵和亚当•斯密 (上)

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时代怕是没有堵车的问题。至少当他坐着马车穿过伦敦的街巷去给政要们讲课的时候没有遇见过什么上下班“高峰”,没有被迫在国王环路或是女王高速上蜗行几个小时,更没有因为内急攻心而被迫在车厢里做出“不绅士”的事情……

不然的话,他的《国富论》恐怕得要改写。

斯密的这部著作被视为现代经济学的开山经典,其书的主旨想必任何一个对经济学稍有了解的人都十分熟悉:当每一个人都一心为自己谋取福利的时候,他们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领着为整个社会创造最大的利益。虽然他们并没有为公众谋利的意图,但其效果反而比当他们刻意想要这么做的时候更好。

此书一出,世界震动。自由主义经济有了斯......

阅读全文>>